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什么是H5页面?

2020年09月19日 15:49

H5,是HTML5的简称,它就是一种高级网页技术。相比H4,H5有更多的交互和功能,最大的优点之一是在移动设备上支持多媒体。平时看到那些邀请函、幻灯片、小游戏……都是H5网页,它跟平时上网看到的那些网页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


HTML 5 的第一份正式草案于2008年1月22日公布。HTML5 仍处于完善之中。然而,大部分现代浏览器已经具备了某些 HTML5 支持。

扩展资料:


特性


1.语义特性(Class:Semantic)


HTML5赋予网页更好的意义和结构。更加丰富的标签将随着对RDFa的,微数据与微格式等方面的支持,构建对程序、对用户都更有价值的数据驱动的Web。


2.本地存储特性(Class: OFFLINE & STORAGE)


基于HTML5开发的网页APP拥有更短的启动时间,更快的联网速度,这些全得益于HTML5 APP Cache,以及本地存储功能。Indexed DB(html5本地存储最重要的技术之一)和API说明文档。


3.设备兼容特性 (Class: DEVICE ACCESS)


从Geolocation功能的API文档公开以来,HTML5为网页应用开发者们提供了更多功能上的优化选择,带来了更多体验功能的优势。


HTML5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数据与应用接入开放接口。使外部应用可以直接与浏览器内部的数据直接相连,例如视频影音可直接与microphones及摄像头相联。


4.连接特性(Class: CONNECTIVITY)


更有效的连接工作效率,使得基于页面的实时聊天,更快速的网页游戏体验,更优化的在线交流得到了实现。


HTML5拥有更有效的服务器推送技术,Server-Sent Event和WebSockets就是其中的两个特性,这两个特性能够帮助我们实现服务器将数据“推送”到客户端的功能。


相关推荐

安身立命,大城市生出对家的渴望

在全国轰轰烈烈的城市化进程中,越来越多人奔涌向城市,大城市的火车站、机场,一批批毕业生,一群群打工仔,到处都是想要在这里扎根的人。大家从一开始的安身立命,慢慢对城市生出家的渴望来。与此同时,在政策和市场的双重影响下,人们对居住的观念以及消费理念悄悄发生了改变。租房,正在成为了越来越多人的选择。人们越来越渴望租到的不仅是居所,还有生活,还有家。大家租房的途径越来越多,大致归为线上和线下两大类。互联网时代大家为了便捷更是以线上租房为主流。在那么多线上租房平台中,许多人可能不知如何抉择。租客网平台就有着独特的优势。1、简约风格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人们都追求极简生活,越简单的东西,越是容易被人们接受。租客网的平台界面简洁明了,模块清晰,对于人们的功能性使用和选择时更加方便。有的租房平台功能模块也不少,颜色也更缤纷,但是却让人眼花缭乱,产生疲惫感。考虑到租房的受众真正的需求,其实人们往往偏爱简单事物,因为它不会增加我们的认知负荷。2、精准确立选择范围很多人都有“选择困难症”,当同时面临多个选择时,就会迷茫。租客网最主要的租房功能臻于服务大众。对于租房受众来说,租客网的分类清晰,人们可以在地图中根据信息归类筛选,精准定位到自己想要的房源信息。人们喜欢有所选择,但不喜欢太多选择。当选择过多时,人们有可能变得焦虑,注意力分散甚至沮丧。租客网就为平台租客提供了选择的便利。3、个性化服务心理学中有一个鸡尾酒会效应,人们即使在充满噪音的环境中,也能将注意力集中在和某个人的谈话上,因为我们总是喜欢关注与自己最相关的个性化信息。租客网的租客惠板块有许多吃喝玩乐的项目,将附近的好吃好玩汇聚在一起,配合优惠活动给予受众多样式服务。对于一个进入城市需要租房的人来说,到达自己不熟悉的地方会有些微不适,而熟悉的最快方法就是附近的吃喝玩乐,饮食也是人们的刚需。所以租客网很巧妙的为租客提供了居住条件以外的“缤纷生活”,满足了客户个性化体验。4、契约精神当然,租房关系本质上也是合约关系,获得用户的信任也很重要,租客网通过租客安全、合伙人验证等板块,为用户建立了良好的权益保障体系。同时,给予用户良好的操作体验。首次下载租客网进入浏览界面是不需要登记太多信息的,这就保障了用户的隐私,也提升了使用租客网APP的舒适感。当用户想要租房或者出租以及成为合伙人时,会跳出需要完善信息的界面,给用户与租客网合作的安全感。租客网正是因为深度掌握了用户心理,用简约风格的版面吸引有实际需求的用户,用细致的定位选择方式为用户节省时间精力,用个性化服务给予顾用户家的归属感,用契约精神保障用户权益。从而营造出一个有爱有温度的租房平台,让身在漂泊之旅的千万租客既能“安身”,也能“安家”。

2020年09月11日 11:19

租客网:寻找心目中的住房春天!

作为国家发展的中流砥柱,绝大多数进城奋斗的年轻人,都曾经历过一段或长或短,或悲或喜的租房岁月。“合作式”消费早在1978年被提出来,但在21世纪到来之前,仍旧是不温不火。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国实行经济改革,可是由于转制的原因,经济环境极度恶化,首要原因就是承租方拖欠租金,更有甚者挪用融资来租用固定资产,希望能够折旧款,亦或者直接变卖之前的租赁资产,这样的行为直接破坏了原本就脆弱的租赁市场。直到20世纪末,我国的信用体系已经初步建立,各种风控保障也有体现。1997年以后,国外的IT产业相继进入中国租赁市场,但他们的租赁对象尚且还只是政府、金融机构等之类的小环境。直至今日,类似租客网这类大型租赁平台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国的租赁环境。在这短短十几年里,租赁市场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以唯一专注于互联网租赁的平台租客网为例,首先租客网规范了平台的信用体系,确保了平台所有用户的素质问题,为平台所有交易提供的基础保障。在信用得以保障的基础之上,租客网开展一系列措施,不断提高租客的体验感,例如“单边收费”。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市场上不同的租房群体对租房都有不一样的需求,但要提到最令租客烦恼的问题“高额费用”绝对首当其冲。所谓“单边收费”就是除了房屋租金等日常费用之外,不收取租客任何费用,降低了租客房屋租赁的成本,减轻了租客群体的经济压力。在为租客解决各项费用带去的压力的同时,租客网还要保障每一位租客都能租到称心如意的好房。利用大数据与“租客百科”租客网轻松将这件事成为现实,大数据能够给出房源、均价、租客的时长等关键因素以供用户租房、佐证,也能充分避免因为消息不对称而掉入到租房陷进。而“租客百科”更是轻松让租客了解到每一处房源的精准信息,以及周边商圈,教育,交通等问题,租客网“租客百科”中的信息以及图片,大部分都是租客网工作人员实地考察得出的,让租客在寻找房源时避免弯路,更透彻的了解真实信息。

2020年04月21日 10:44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